我要告訴你我如何展開療癒之旅的故事…

我是布萊利·尼爾森博士。我是少數發現這不可思議秘密的幸運兒!我要同你們分享!

這個秘密不只改變了我的人生,也改變了全世界許多人的人生!我相信你也會受到改變…

在我告訴你這個故事之前,我要先說一個振奮人心的小故事,這也是關於我如何找到人生使命的故事,以及我為什麼一定要將這個事情告訴你….

這是有關一個13歲的小朋友克服「慢性虛弱症」(Debilitating Disease)的故事…

我13歲時被診斷出腎臟有問題,醫生說我這個問題無法被醫治。醫生交地要我不要快跑或是玩得太劇烈,因為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我記得那時聽到醫師囑咐的時候心想,其實你們不用跟我講這些,因為只要我稍微走快一點,我的背就會像被插了一把刀那樣的疼痛。也因為這個病可能致病以及沒有別的治療方法,我們父母因此想要嘗試一些替代療法。他們帶我去看「骨科醫師」,這兩位骨科醫師住在郊外的拖車屋子裡。

他們是艾倫·貝恩醫師(Dr. Alan Bain)與義達·赫曼醫師(Dr. Ida Harmon)。他們開始為我治療幾個星期後我開始感到比較舒服。背上的疼痛比較少出現而且比較不痛了。

大約一個月之後,我已經開始忘記曾經病得那麼重。我的父母照例帶我回診,醫生們再次對我做了檢查,卻沒有發現什麼問題。我還記得這是我第一次聽到「自發性復原」(spontaneous remission)和「反正就是有效」(Whatever we did must’ve worked!)這樣的詞。但實際上是他們根本沒做什麼。我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但這些醫師就是有一套。

找到我的人生使命

我當時就決定長大以後也要當醫生,我不只要當醫生,我還要當那種可以神奇的治好病患的那種醫生。如果因為這樣要我住在郊外的拖車裡我也願意。

這兩位醫生的病患都是一車車遊覽車來的,有的甚至從別的州(美國)專程來的。他們堪稱妙手回春,我的人生也因為他們而大不同。

我記得非常清楚,當我躺在診療桌上時,我告訴赫曼醫師:「我長大之後也要跟你一樣」。她回我:「不可能的。你在學校學不到我這種療法」。

她說:「學校會要求你死背很多東西,而你也因此失去自我思考與判斷能力」。可能因為我還小,還很單純,她的話深深烙印在我腦海。

差點進入電腦程式領域

隨著年紀增長,我和小時的夢想日行漸遠。大學時我進入電腦程式的領域,我發現非常有趣。我也愛上商業的領域,我決定成為商人而不是醫師。

在我於楊百翰大學展開MBA學程前六個月,我和太太琴回到蒙大拿過聖誕節。當我在家和父母聊天時,家父突然對我說:「你真的不去讀脊椎神經醫學院?你不是一直想當醫生嗎?這也是個很棒的事業。」我答道:「不了。我決定去讀MBA,我想走不樣的路。」家父答道:「好吧,不過你再多想一下吧」。而我告訴他我已經決定了。

受到上天的指引

當天傍晚,內人琴和我列出優缺點比較表。一邊是成為脊椎神經醫師,一邊是念MBA成為商人。成為醫生看似比較好,但還是無法說服當時的我。我還無法確定自己真的要的是什麼。我好想擁有分身術擁抱兩個事業。

當我和琴結婚時,我們約定在做任何重大決定前,我們都必須先禱告請求上天的指引。所以當天晚上,我跪著祈求天父道:「天父啊!請您給我正確的指引!無論是什麼我都奉行。」

當晚我從睡夢中醒來,腦子裡想的都是有關療癒以及可以為人服務是多麽美好的事。我還記得那時想著「是這樣沒錯,但是另一個也不錯啊…」

當晚我這樣醒來三次,每次都充滿這種對療癒技巧滿心歡喜的感覺。但還是無法讓我心動…(現在知道我有多冥頑不靈了吧?)

我生命中最關鍵的時刻…

第二天晚上我又屈膝祈求神的指引,這是一個就算過一百萬年我也不會忘記的夜晚。和前晚一樣,我醒了三次。每次醒來我的腦袋都和之前一樣想著療癒,不同的是這樣的感覺一次比一次強烈。

當我第三次從夜裡醒來時,那種想要幫助人們的感受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更有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我根本無法承受!整個腦袋都是這樣的聲音。這聲音非常清晰,它說道:「神聖的召喚在此!」(This is a sacred calling.)

人體即是一座神聖的殿堂

我時時回想哪個經歷,我相信:因爲人體實際上是一座神聖的「殿堂」,這座殿堂是為了讓靈魂寄居,因此任何時候我們幫助任何人改善身體功能,實際上都是在執行神聖的任務。例如我們縫合了一個傷口、幫助手腳不便的人,或療癒任何需要療癒的人,這些都是神聖的任務。

最後我選擇了脊椎神經學校。感謝我的同學們,求學過程是我人生當中非常美好的經驗,課程內容也非常啟發我。雖然這樣,我還是不敢掉以輕心,因為我一直都記得赫曼醫師多年前告訴我的話,如果我全盤接受別人的想法就會失去自主思考的能力。

就算我的教授教導我們已經是「最好」的療癒方法,我的態度始終如一:「也許是,也許不是。也許還有更好的方法,只是還沒有被發掘出來而已。」

編寫電腦程式與療癒技術之間?

此時,我也成為電腦程式高手。實際上我可以透過幫學院寫的入學軟體的費用來完成我的脊椎神經學校的學費。

我記得我的指導教授說過,人腦是這個宇宙當中最精密複雜的電腦。我記得當時想:「哇!如果人腦像是電腦一樣,我們可以像電腦一樣存取腦中的任何資訊嗎?如果可以那就太驚人了!」

我構思著,隨著科技的進步,有一天我們一定能做到。我萬萬沒想到從潛意識中獲取資料如何改變我的行醫生涯與我的一生。

我的頭一位病患是重達300磅,大約150公斤的男子。他因為疼痛流著淚。我記得我那時嚇壞了,心想「我該怎麼給他實質的幫助呢?萬一我做得不對呢?我到底該做什麼來讓他趕快好起來呢?」

我的「身體密碼」初體驗

我當時在心中向神祈禱:「天父啊!祢讓我陷入這個窘境,如果可以的話請幫助我」。而我真的得到神的幫助而治療了這個病患。

之後我即仰賴祈禱。每次治療病患前我都在內心默禱,只是沒人知道我這樣做。在我20年的行醫生涯使用過各式各樣的療癒方法,但是在每次療癒之前我都會在心裡默禱天父的幫助,而且這已經成為我的習慣。我祈求神給我「療癒的天賦」,也就是在聖經上所提到的。我每天持續地向天父祈求這樣的大能至少有十年之久。

我自己的心得是「祈禱是一切答案的來源」,我們病患們也都受益。尤其是在我行醫的最後一年,有時候我會遇到一些病患,我搞不清楚他們的問題或是沒有見過的問題,這時我會祈禱神的指引,之後神聖的指引就有如滔滔江水一般淹沒我的腦袋。有時候這指引治療病患的方式是我從來沒想過的。

結束行醫生涯並開始推廣「身體密碼」

我愛我的病患,我認為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要結束行醫生涯離開他們是一件難以抉擇的事。

我有點像馬庫斯·韋爾比醫師(電視劇角色,1969/9/23-1976/6/29)。如果你年紀夠大的話你會看過這部影集。馬庫斯·韋爾比是位醫師,應該也是第一位醫師主角。在我還是孩童時期的1960年代,這是我最喜愛的節目之一,也是影響我最深遠的節目。韋爾比醫師是一位名符其實解決各式各樣問題的家庭醫師(家庭醫師非專科醫師,必須判斷各種問題)。

他照顧家庭裡的成員,但是劇情安排得很有趣,因為你每次都不會知道下一集會碰到什麼問題。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像是家庭醫師,從小孩的氣喘到大人的問題都得照料。

「要是我們可以找出導致問題的不平衡源頭並且修正牠們,也許這些症狀就會消失!」

日復一日,我病患的症狀日益複雜,而我的技術也日益精進。我行醫的後十年,我專精於治療那些被西方醫學判斷「沒藥醫」的問題,像是纖維肌痛(fibromyalgia)、慢性疲勞綜合症(chronic fatigue syndrome)、狼瘡(lupus),與癌症(cancer)。每次診療時我一定要告訴這些病患:「我不治療疾病的!我不會宣稱可以治療你的問題。我只是很直接地找出你身體的不平衡,因為我相信你的這些症狀都是體內某些不平衡所浮現的結果。 如果我們可以找出這些不平衡並且修正它們,也許這些症狀就會消失。」然而這些症狀每次都如預期的消失。在這些年間,我看到這些來自全美國與加拿大各地的病患,絕大多數的人都迅速復原了。然而我並無法幫助所有的人,我的成功率並不是100%,但是接近100%。

傳授獨門武功…

行醫期間我開始有強烈的預感,人們之間是可以互相幫助的。我有強烈的想法想要讓大家都有這個能力。我從1998年開始之後許多年都舉辦研討會教授我的心得,來參加研討會的學員從全美各地與加拿大都有。但這實在把我累壞了,因為我每星期得看診60小時,週末還要搭飛機去開研討會,我的家人可是非常不滿。

2002年我受到上天的指引,我必須傾囊相授我的所知,並讓它們廣為流布。我逐漸明白我發展出來的療癒方法不是僅供我自己和自己的病患使用。這些療癒方式是要獻給全世界的!包括正在閱讀的你。

透過「情緒密碼」釋放情緒的包袱

我必須暫停行醫才有時間撰寫「情緒密碼」這本書。2004年時我不再看診,2007年六月發表「情緒密碼」。這本書帶來的效益讓我非常吃驚,我從沒想過文字有那麼大的影響力。全世界各大洲幾乎所有國家都有人使用「情緒密碼」來擺脫他們的情緒包袱,更棒的是他們不只幫助自己,也幫助自己所愛的人。

我每天都收到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子郵件,訴說著他們的人生故事與釋放心牆後如何改變他們的人生。許多人擺脫了焦慮、恐慌、憂鬱,以及疼痛和種種不適。

我現在在全世界各地教授「情緒密碼研討會」,從澳洲到德國,從多倫多到奧克蘭,從西雅圖到紐約,從杜拜到阿姆斯特丹都可以看到我的身影。

「情緒密碼」只是這大版圖中的一小塊拼圖而已…

然而「情緒密碼」只是一小塊拼圖而已。「受困情緒」(Trapped emotions)是幾乎所有不平衡的根本原因之一,這也是為什麼它是我獻給世人的第一塊拼圖。然而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我匯集多年來行醫經驗成一個系統,這系統我叫它「身體密碼」(The Body Code)。這是最精要、最破天荒的失落環節。我在此將這個禮物獻給這世界!

我秘密武器:像寫電腦程式一般去編寫潛意識的程式?

在我學習編寫電腦程式的那幾年,我一直想結合電腦技術與療癒技巧。「身體密碼」就是透過有系統地結合來幫助我迅速找到問題的工具。

也因為這樣,每位病患我只需10分鐘的時間就足夠。看起來時間很短,實際上也是。我知道有其他整體醫學療癒師會用上一個小時的時間。但是因為我有一個秘密武器,這武器就是透過肌肉測試存取潛意識中的資訊。隨著時間演進,我發展出一套「心智圖」(Mind mapping)來滿足我的需求。

在「情緒密碼」發表之後,我開始構思最終我將讓所有醫生接受「身體密碼系統」。在之前的研討會我已經開始提出了,要設計這樣的課程也不是難事,因為我已經有把「情緒密碼」推向全世界的經驗。

 

然而事情開始變化。

「同每個人分享這個知識…」

我在2008年八月的一個早晨醒來,腦中充滿奇特的想法:「將所有你獲得的訊息、所由你醫療的心得,融匯成一套『自學系統』,讓所有人可以自學,並讓無論遠在何方的世人都觸手可及。」

言語無法形容這樣的想法是多麼清晰。當然這原本就是我想要做的事,不過我自己也忖思:「你確定嗎?」(當然沒人來回答這個問題,不過我倒是想有人來回答我)

接下來我用了一年的時間在日常工作之餘同時發展「身體密碼系統」(The Body Code System),我常常天未亮就開始工作,一直到深夜還停不下來。

相較於學習,「喚醒本能」更適合形容

我相信「身體密碼系統」是在這個地球上存在過的能量療法當中最先進的系統。

它實在太驚人了!我很想說這一切都是我的功勞,但是我無法這樣做,因為我只是個信使。我相信過去發生在我生命中的任何事都是為了訓練我成為一個信使,來將「身體密碼」獻給這個世界、來讓世人認識「情緒密碼」、來讓每個人重拾療癒的天賦能力、來讓所有人都喚醒本自俱足的療癒大能。

如果我的故事讓您感動、如果您能感受到我的真誠,我邀請您加入我們。你可以大大發揮這份天賦的大能。

你身邊有許多需要你幫助的人,你可以幫助他們。你可以改變他們的人生。相較於學習,我認為「喚醒本能」更適合形容這一切。在你內在深處的療癒大能正在覺醒,而我非常榮幸地與你分享這神聖的知識。

去發掘你內在的大能吧!

布萊利·尼爾森博士 Dr. Bradley Nelson 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