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碟仙影響一輩子(靈體干擾)

經由個案本人同意後匿名貼出。
個案被診斷有躁鬱症,長期受靈體干擾。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有機會為個案療癒。在療癒個過程中我為個案釋放了兩個主要的問題:

1. 讓心上癮的能量。個案9歲時因感受到強烈的「被拒絕」情緒而產生這個讓心上癮的能量。這個上癮物是「卑微感」這情緒。也就是從9歲起,個案心中感到強烈的「卑微感」。
2. 詛咒,13歲。詛咒是非常負面的能量,通常是由靈體下給人的,也可能在人與人之間產生。這個詛咒的目的是要干擾個案與造物主之間的關係。對照個案家人的說法應該是國中時候玩碟仙造成的。這個詛咒應該像是一個標記,好讓這些靈體可以不斷地找到個案並且干擾他。
在我看來,個案會產生這樣的症狀剛好是這兩者(讓心上癮的能量與詛咒)搭配的結果。怎麼說呢?由於個案在九歲時體驗到強烈「被拒絕」的感受進而產生強烈的「卑微感」。而13歲玩碟仙後,這些圍繞在個案身邊的靈體讓個案擁有看似異於常人的能力,進而彌補了這份「卑微感」。於是兩者各取所需,從此難以分開。這就是「心魔」!
在療癒中我見到非常多的例子,就是「當事人所面對的困擾在某方面也為當事人帶來一些自知或是非自知的好處」。而「這些好處也直接與間接地造成難以擺脫所面臨的問題」。如果無法好好觀照內心,是很難找到這些因為問題所造成的好處的。「因此解決所有問題的道途起點都是內心」。
另外通靈、啟靈、碟仙都是非常危險的!然而方式可能與大家想得非常不一樣喔。如何保護自己請參照以下連結:
https://sites.google.com/site/allforlove1999/page07/c/273
https://sites.google.com/site/allforlove1999/page07/c/258
https://sites.google.com/site/allforlove1999/page07/c/265
http://blog.xuite.net/allforlove1999/twblog/354415453
https://sites.google.com/site/allforlove1999/page07/d/327
以下為個案家人心得


姐姐-躁鬱症
發作時間:
不定期,平常吃樂控制,約2-3年發作一次,有跡可巡。
工作-底潮期-發作-休息-找工作-底潮期-發作,這樣一直巡環下去。
工作一段時間會不如意不開心,想法很負面,接著就發作,休息一段時間隱定、又開始別的工作。
發作時會做很多脫序的行為,例如衝去大馬路中圓環的噴水池玩水。
跟我說話語調表情看起來很正常,內容很不正常,說爸爸是叔叔,不要給爸爸去醫院載她,要我從醫院載她出來,還說我不了解事情有多復雜這些奇怪的話。
隱定時對發作其間的事有印象。
時間點:
20年前,姐姐國中時有玩筆仙說真的會有反應,在學校、朋友家、自家都玩過,
跟我玩就都沒反應。從這以後姐姐開始行為舉止不正常,父母親一開始只代姐姐去廟宮求助而已都沒好,施了一兩年才去醫院看醫生。
8年前媽媽在宮廟裡嗆說姐姐什麼業力什麼病,都轉給媽媽背。從那之後,我發覺姐姐有好一點,能自已察覺到發病要吃藥看醫生,跟之前的姐姐有不太一樣。
以下是未發病時也會發生的狀況:
姐姐從那時開始到現在20年了,還會聽她說能跟一些靈體說話、她還會說很多了解關於靈體的事,有聽到過姐姐有說跟靈體交易什麼的,家人受傷說是那人不好,是姐姐叫靈體去做的。
我本身很多玩具公仔、娃娃,姐姐都說裡面有幾個有靈體住、前幾周還叫我幫某個女娃娃要取人名,抱它睡、當成人一樣對待、放一雙筷子上寫新婚快樂放在娃娃旁。
前幾個月我開刀住院,姐姐來顧一個晚上,跟我聊很多,她自已說她平常裝乖乖的給大家看,大家都不了解她有多厲害,那時我發現姐姐不是平常笨笨呆呆那種,變一個人似。
前陣子發作住進急症病房。
姊姊後續狀況:
住院後性格再次回到笨笨呆呆的感覺。
之前去醫院看姊姊時人已經變的很脫序,時常會有怪力亂神的話語,將神啊~鬼的什麼的時常掛在嘴邊,後尋求威廷療癒協助後。再次去醫院看姊姊,感覺姊姊雖平靜下來了,但又變回本來笨笨呆呆的感覺,但根據姊姊本人說法療癒後最大的差別,變的無法跟阿飄類做接觸了,姊姊形容,本來自己被插了許多根天線,但經朋友介紹尋求到威廷療癒協助後變成剩下一根天線,本來可以清楚的看到聽到阿飄類跟她講話,後來變成只能看到阿飄類模糊的身影,完全聽不到阿飄的聲音了,姊姊說突然覺得世界變的很安靜,很沒有安全感。
我個人觀察姊姊的狀況,感覺姊姊的狀況類似往常發病住院的流程,先是非常HIGH、話很多、喜歡講鬼神類的東西,但是住院一段時間後,可能因為藥物且醫院中無外界刺激,所以人變的很平靜,但也給人一種笨笨呆呆有點遲鈍的感覺。不過這次住院有威廷療癒協助姐姐說在也沒接觸到阿飄了。
最後感謝威廷的療癒協助,讓姐姐可以單純是個病人去好好專注在醫療上,不需在擔心是否有外靈去影響。
目前照流程姐姐已在輕度病房了。